联系电话 / TELEPHONE+86-15051236300
最新公告:
本公司现有以下苗木大量出售:东台大叶女贞、江苏大叶女贞,欢迎新老客户来电定货
种植技术当前位置:首页 > 种植技术
联系我们
东台市新街镇绿荫苗圃
联系人:冯先生 
手机:13815593871
邮编:224200
地址:江苏省东台市新街镇
人生历程如同一棵树的成长添加时间:2016-5-27 15:09:11

早上起床,准备洗漱。父亲给泓递上一条新毛巾说:你已经好些日子不在家了,换条新毛巾吧!此刻,他与父亲俩人对影于卫生间的镜子里,年轻的他与父亲有个鲜明对比……!父亲他憔悴了!他苍老了!父亲离开卫生间,泓独自对着镜子发吊,喃喃自语:如果时间倒退三十年,镜子里的人应该是父亲啊!

泓的父亲是憨厚老实的人,六十年代初出生于贫苦农家。当过三年兵,退伍后回到老家,当了村官。

泓小学时成绩名列前茅,村里人称:小大学生。从初中起,开始一伙哥们儿厮混,圈内人起个艺名曰:流氓。父亲也没怎么严厉批评他,还时不时调侃:你做不到流芳百世,难道就体会不到遗臭万年的滋味吗?十七岁那年暑假,泓正在跟着家里CD学唱流行歌,隔壁有一小孩在敲自制的皮筋鼓(儿时泓家乡东台那里把皮筋绑在玻璃瓶口上,发出声音像鼓声)。影响到泓学唱歌,他跑出去把邻居小孩皮筋鼓摔了。等他回到家里,父亲微笑地问他:为什么把人家的皮筋鼓摔了。泓说:皮筋鼓的咚咚声,影响了我听歌。父亲二话不说,把家里的CD机摔了。又微笑地说:这东西影响了美妙的皮筋鼓声。十八岁那年,堂叔把树苗栽在泓家的土地上,他又把树苗扒起来。父亲跑过微笑地说:树苗栽在地里,它得罪了你吗?泓哭笑不得说:它没得罪我。父亲厉声说:赶紧把你扒上来的树苗栽好,罚你每天浇水,直到每棵树苗都活下来,不然我就把你栽在地里。泓又说:罚我栽活这些树苗可以,长大后树归谁家,咱家还要这块地不?父亲又转回微笑说:树当然归你堂叔,地还是咱家的,等这些树成材时,老爸也希望你成材啊!日后你会明白其理。二十岁那年,泓犯下一个很大的错,父亲花了一切中的一切帮他摆平了。本以为父亲会训他一顿,父亲却拿了一千块钱递给他,两眼闪烁着泪水,沉重地说:儿子,你也不小了,做人做鬼由你自己选择,莫以善小而不为,莫以恶小而为之。出去闯闯,选择条好路走下去吧!老爸养你二十年,还盼着你养老爸两年啊!看着父亲夺眶而出的眼泪,泓接过父的钱说:爸爸,您老放心,我绝不做鬼!

打从接过父亲沉甸甸一千元后,泓开始出发人生第一站——深圳,随后碌碌于珠三角几大城市,在灯火灿澜的大城市里,单凭自己一张伪高中毕业证书,想登上大舞台简直天方夜谈。不甘屈身人下的他,选择回家创业。

两千零二年,泓对父亲说想养虾。父亲说:我一辈子除了当村官,就是耕田,对于做养水产品与做生意一概不通,不过万事开头难,持之以恒,坚石为开。开始因资金短缺,泓的付出汗水比别人多出几倍。苍天不负穷人志,从零三年到零九年这七年里,选后从事对虾养殖,矿业,海贝类养殖等。短短七年里发展到拥有好几个七位数。当时在村里所有人称捧他,唯独父亲忧心重重。

零九年年三十日,团圆饭桌上,泓头一回向全家扬言,过了年后怎么样大大地投资。力争本地首富。父亲这时郑重地说:儿子,老爸很欣慰你从一个坏孩子变成今天的你。我知道你敢冒险,敢投资,别服输于咱们镇上那几个最有钱的人。人家都是几十岁人了,你别急功成就,你还年轻!别摔一跤爬不起啊!几年以来,泓都是顺风顺水,一马平川,父亲忠言逆耳。他还调侃起父亲:老爸,知道什么人是一等残废吗?就是与您老这样与世无争之人,现在什么年代了,还一步一步来,不给人家甩掉千里之外乎? 父亲说:现在的年代怎么啦,难道时代改进就必须两脚齐走?像圆规一只不站稳,另只脚会画圆?做生意也要稳扎稳打,两脚并走不拐必瘸。

胜利冲昏大脑的泓依然大肆投资,一零年,把所有积蓄投压在贝类养殖中,当年秋后,一阵台风,三个养殖两个刮得尸骨未存,剩下一个因台风重创,贝种苗也慢慢持续于一一年相继死亡。一一年底,受到如此重创的他还是野心勃勃,企图东山再起。四处筹备钱收购成品贝类,可事与愿为,彻底崩盘了。身边的嘲笑,昔日生意场上的朋友冷漠,自身的失败,债!债!债!可怕的一幕一幕……!泓彻底的崩溃了。他变忧郁寡言,甚至想到死来解脱。父亲也因此憔悴了,一二年春节时,父亲对他说:带你去看一个东西,它会帮你解决一切问题,但要看你造化。于是父亲带我到一块家乡仅有原始树林中,来到一棵枯死大树下,父亲指着它说:儿子,它就是你的救星。泓苦笑说:老爸,这棵枯死树是我救星?我以为您老带我见啥宝物呢?难道它值几百万吗?父亲哈哈大笑说:你以为是棵死树吗?周围的绿树也是这么认为的。非也……!你剥下它一块死皮瞧瞧。于是泓剥了一块死树皮,天啊!里面居然是一层活鲜鲜的树皮。父亲庄严地说:这种树据体名字我也不知道,每到秋冬交接时就会枯死表皮,叶子。等到来年春天,死皮脱掉,叶子新发。你现在就像这棵树,看似枯死,其实不然,连树都知道了自己还有春天,难道我儿连树都不如?父亲接着说:富贵时得一座金山不屑一顾,患难时分一杯残羹永世难忘。希望此树就是那杯残羹吧!

听着父亲这番话,如此别出心裁的良苦用心。泓暗暗自愧!一世自负的他,此时此刻在父亲面前竟然如此渺小。父亲这时离开树森,泓静静地盯着这棵大树,仿佛从树发出缕缕曙光,敞亮了本来灰暗的心。

今天早上,父亲与泓同站在镜子前面,跟我有个鲜明对比。耳朵上边头发苍白,额头多了三道皱纹。父亲真的老了!

父亲!救我不是那棵树,而是您老人家!泓看着镜子中苍老的父亲... ...

已经是第一页了     已经是最后一页了